代表委员热议加强物流寄递业监管
日期:2016-3-14  投稿:人民网-人民日报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完善物流配送网络,促进快递业健康发展。”两会期间,物流寄递行业的健康发展是不少代表委员关心的话题,部分代表委员还就此提出了建议和提案,其中,针对快递业立法的呼声不在少数。同时,代表委员们还就加强物流寄递监管的措施、落实快递实名制的可行性以及公安机关所起到的作用等各抒己见。 现象:206亿件快递背后的发展需求与隐忧

“今年的政协报告中‘《快递条例》的制定’被写入大会报告,而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关快递的内容已经提了3年。”全国政协委员、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告诉记者,“主要是这个行业发展太快了。”

据统计,2015年,我国快递业务量累计完成206亿件,居世界第一位,业务收入2760亿元,分别比5年前增长了7.8倍和3.8倍。近5年,快递业新增就业岗位100万个,每年支撑国内网购交易额突破3万亿元。 “快递业的发展应当说已成为关系民生、关系经济社会发展的大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交通运输部原副部长、中国快递协会会长高宏峰认为,“这个行业目前发展很快,下一步的任务就是要发展得更好,在做大的基础上做强,需要提高发展质量。” 除了事关快递业的发展,近年来利用快递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新闻频频被曝出。“快递业确实面临着比较严峻的安全形势。在目前经营秩序不够规范、快递基础设施较薄弱等问题存在的情况下,快递业亟须通过立法规范、推动和保障健康发展。”高宏峰在今年全国政协围绕“《快递条例》的制定”所召开的第46次双周协商座谈会上发言时提到。 据了解,早在2015年11月16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就发布了《快递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有关寄件实名制的内容格外引人注意。 马军胜对此还特别向记者举例:“过去,危化品等化工原料都有专门的运输通道。而快递业的发展,使不少小批量的危化品得以通过快递运输,而由于监管制度和法律条例的不完善,快递给民众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隐患。” 困境:实名制带来的“个人信息泄露”隐忧 实名制并非是专门针对快递行业而创造出的一项制度。事实上,“快递实名制”也并非只在《快递条例(征求意见稿)》中有所涉及。 2016年3月1日,国家质检总局、中央综治办、国家标准委联合发布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基础数据规范》国家标准正式实施。其中提出了快递须“100%先验视后封箱、100%寄递实名制、100%X光机安检”等内容。新出台的基础数据规范试图从源头上解决快递寄送物品可能出现的危险,排除快递物品导致人身健康问题的安全隐患。 但有媒体对“快递实名制”的落实作了实际调查,发现落实情况不尽如人意。 “在实际操作中,实名制遇到的最直接的问题就是很多顾客不愿意提供相关信息,而快递员每天工作量很大,对‘开箱验视’等要求也会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高宏峰分析认为。 不少代表委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之所以存在客户不愿意提供个人身份信息,很大程度上在于对其个人信息泄露的担忧。 “《快递条例(征求意见稿)》对个人隐私的保护是有一些规定的,但实行起来很难。投递者即使知晓快递公司具有保护个人信息的责任,也很大程度上不愿冒这个风险。”全国政协委员、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侯欣一说,“现在基本上都是快递员上门取件,而作为投递者,凭什么要相信眼前的这个陌生人。”此外,侯欣一认为,上门收件的快递员基本上“并不具备辨识‘身份证’等个人信息真伪的能力”,这也是推行快递实名制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陈伟才对上述观点表示赞同。他认为:“目前我国快递行业从业人员众多,包括快递员在内的从业者的素质也是参差不齐,而且流动性很大。这一现实,很难让投递者放心地将个人信息提供出来。” 破局:加强监管,各方都应“抓方吃药” “自2015年6月1日起,宁夏全区的快递企业已全部启用‘收寄验视章’,认真落实‘谁收寄、谁负责,谁验视、谁负责’的验视责任,对所有收寄的包裹类邮件、快件100%做到先‘验视’后‘封箱’,100%做到实名收寄,严把禁寄物品进入寄递渠道的关口。”全国人大代表、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公安局惠农分局副局长张仙蕊说。 就在众多代表委员针对快递实名制所可能产生的问题进行讨论分析时,宁夏回族自治区公安机关已向前迈出第一步,通过加强与当地邮政等部门的协作,全面落实了“收寄验视+实名收寄+安全检查”3个100%。 “来北京前,我专门去了家门口某快递公司寄东西,也是被先‘验视’后‘封箱’。”张仙蕊告诉记者。 在对物流寄递业的监管工作中,公安机关是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据了解,2015年7月24日,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就成立了全国首支“快递警察”支队——物流寄递犯罪侦查支队,专门用于打击物流寄递行业中存在的违法犯罪行为。 “目前,邮政部门对于诸如危化品等违禁物件的辨识能力不强,从安全的角度来说,就需要公安机关的协助。”马军胜说。 此外,也有委员认为公安机关也要起到一定的告知和培训义务。“特别是针对物流寄递的从业公司,必须要向他们明确告知什么东西不能投递、明确告知在物流仓库等地要装有监控设备等。”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甄贞强调,物流寄递从业公司也必须要提高认识,着实加强内部员工的培训并要确立“保护客户个人信息”这一理念。 对于政府职能部门加强物流寄递监管的大势,作为从业者,全国政协委员、安徽南翔集团董事长余渐富呼吁对于物流寄递企业“不能仅仅一味地‘管管管’,而应加强‘服务服务服务’。 “物流寄递业目前存在的问题绝不是一个快递公司造成的,而解决方法也不能仅凭快递公司的一己之力。所以在促进快递业的健康发展过程中,政府等职能部门不能只把企业当成‘病人’、让快递公司‘吃药’,而是应当形成一个系统的责任链。相关部门在其中不光要尽到‘管’的责任,‘理’的意识也同样至关重要。”余渐富说。(冯缨 整理) 下一篇:[行业动态]国内快递企业“赛跑”上市